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王世貞首倡“四大奇書”說辨偽
來源:光明日報 | 賈飛  2023年05月15日08:05

“四大奇書”是小說領域中的一個常識性話題,指的是《三國演義》《水滸傳》《西游記》《金瓶梅》,它們是長篇通俗小說的代表性著作。從當下讀者和學界的認知來看,大多持王世貞首先提出了“四大奇書”之說,這主要源自李漁之論,他曾說道:“昔弇州先生有宇宙四大奇書之目,曰《史記》也,《南華》也,《水滸》與《西廂》也。馮猶龍亦有四大奇書之目,曰《三國》也,《水滸》也,《西游》與《金瓶梅》也。兩人之論各異。愚謂書之奇當從其類?!端疂G》在小說家,與經史不類;《西廂》系詞曲,與小說又不類。今將從其類以配其奇,則馮說為近是?!?/p>

通過其言可知,最初的“四大奇書”是《史記》《南華》《水滸傳》《西廂記》,后來逐漸演化為《三國演義》《水滸傳》《西游記》《金瓶梅》,這是兩種不同的劃分標準,李漁傾向于后一種劃分之法,即以“類”作為依據,嚴格區分經史、詞曲、小說之間的界限,不是同類則不能同歸,“今將從其類以配其奇”,從而把“四大奇書”之名直接定義于長篇通俗小說,并以馮夢龍的為準,剝奪了王世貞之論的合理性。不過后人談及“四大奇書”時,終究繞不開王世貞。然而,通過文獻梳理,可知王世貞首倡“四大奇書”說是李漁精心構建的偽論,并不是王世貞真有此論。主要原因有:

其一,王世貞“奇書”之論有其貶義。李漁所言的“奇書”是對《三國》《水滸》等書的肯定和推崇,認為他們是長篇章回小說的代表。而在王世貞文集中,與《史記》《南華》《水滸》《西廂》有關的“奇書”之論,只涉及《史記》一書,他說道:“《史記》,千古之奇書也?!辈贿^此處對《史記》的評論卻是以批評為主,如他接著說道:“(《史記》)非正史也,如游俠、刺客、貨殖之類,或借駁事以見機,或發已意以伸好。今欲仿之則累體,削之則非故,且天官、禮樂、刑法之類,后幾百倍于昔矣,竊恐未可繼也?!币饧础妒酚洝窞槭窌?,應恪守客觀敘事的規則,奉董狐之筆,不能憑個人情感的喜好,自由抒發,“游俠、刺客、貨殖之類”的文章顯然有悖于史書撰寫要求,以致王世貞否認《史記》的正史地位,認為后世不應學習司馬遷如此創作。因此,王世貞的“奇書”內涵和李漁所論是截然相反的。

其二,王世貞從未提及“四大奇書”一語。翻閱王世貞《弇州山人四部稿》《弇州山人續稿》等文集,在所有的篇章中,并沒有發現“四大奇書”之論,《南華》《水滸》《西廂》這些書名出現的次數很少,《水滸》甚至是只出現過1次。而在擴大至與王世貞相近時期的他人之論時,倒有多人之論與李漁相近。如李贄旗幟鮮明地將《水滸傳》《史記》《杜子美集》《蘇子瞻》《李獻吉集》稱之為“宇宙內有五大部文章”,首次將個人文集融入到宇宙大背景中考慮,提出宇宙說。笑花主人則言及:“《水滸》、《三國》,奇奇正正,河漢無極。論者以二集配伯喈、《西廂》傳奇,號四大書,厥觀偉矣?!泵鞔_提出“四大書”之說。西湖釣叟則認為:“今天下小說如林,獨推三大奇書曰《水滸》、《西游》、《金瓶梅》者,何以稱乎?《西游》闡心而證道于魔,《水滸》戒俠而崇義于盜,《金瓶梅》懲淫而炫情于色:此皆顯言之,夸言之,放言之,而其旨則在以隱,以刺,以止之間?!贝巳笃鏁诶顫O所論的四大奇書之內,但評論的角度不一樣。陳忱更是直接將《南華》《西廂》《楞嚴》《離騷》并稱為“四大奇書”。這些論斷,多少與李漁之論有所不同,但不能完全否定他們之間的內在聯系,這也說明,當時眾人都注意到,在四書五經之外,通俗小說、戲劇、個人詩文等文集也具有其獨特地位??梢?,李漁認為的王世貞說,可能是綜合了他人之論。

其三,“四大奇書”的部分書名非王世貞常用語。在書名的表達上,李漁所言的“四大奇書”與王世貞的不相吻合。如李漁言及王世貞的“四大奇書”為《史記》《南華》《水滸》《西廂》,而莊子因為被道教尊稱為“南華真人”,以致《莊子》一書又有《南華》之稱,不過王世貞在評論莊子著述時更多的是用《莊子》一語,他在《讀書后》卷一中,即采用《莊子》一名,將其與《讀墨子》《讀伍子胥傳后》等文章并列,翻閱王世貞文集,也可以發現《莊子》出現的次數明顯多過《南華》。而用《南華》表示《莊子》的僅為6次,他說道:“弇州者何,始余誦《南華》,而至所謂大荒之西,弇州之北,意慕之?!币约啊啊赌先A》之鵬,摶九萬里而風斯在下”。這種引用只是偶爾提及。

其四,王世貞對“四大奇書”褒貶不一。王世貞對《史記》《南華》《水滸》《西廂》的評論有很大不同。如他認為《水滸》是:“至稗官史家若傳《水滸》者,以猥褻聞?!边@是對《水滸》的全面否定,一來認為它是稗官野史之類,非正史,不登大雅之堂,二來認為它的最大特色是“猥褻”,充滿低等、下流的行為,君子不齒。前面提及的《史記》,王世貞只是從史書寫作方面進行的否定,其實他還是有所肯定的,如在指導后人學習時,《史記》是必讀書目,同時也是他在進行考據時的重要佐證,其言及:“酈道元云世人疑是項伯冢,按《史記》,項伯名纏,封射陽侯,子睢,封后以罪除平皋侯?!倍鴮τ凇段鲙洝?,王世貞則給予高度肯定,他認為:“北曲故當以《西廂》壓卷?!辈⑴泻瘟伎≈鲝垺顿慌x魂》《王粲登樓》在《西廂記》之上。至于《莊子》,王世貞說道:“莊子之為文,宏放馳逐,縱而不可羈,其辭高妙而有深味,然托名多怪詭,而轉句或晦棘而難解,其下字或奧僻而不可識?!奔纯隙ㄇf子行文境界開闊,意境深遠有韻味,不過名物多詭怪,部分用字較為生僻,使人難讀。因此從王世貞的態度來看,他對《史記》《南華》《水滸》《西廂》四書的褒貶程度不一,且此四書不屬于同一層面,《史記》為史書類,《南華》為諸子類,《水滸》為通俗小說類,《西廂》為戲曲類,王世貞不太可能將四書放在一起比較分析。

其五,王世貞奉行小說以佐歷史的觀念。王世貞生活的中晚明時期,唐傳奇、宋話本等文學性小說已有所發展,并深受民眾的喜愛,而王世貞對此類小說則是嗤之以鼻,如他認為:“《夷堅志》在諸說家中,尤為卑猥庸雜,即刻本覽一過便舍之,不足留?!彼€懷疑《禹本紀》《山海經》中神話的真實性,他說道:“惟司馬子長亦云《禹本紀》《山海經》所有怪物,余不敢言,蓋亦疑之,而未能決也?!睂τ谕跏镭懙男≌f觀念,何詩海認為:“王世貞編《弇州四部稿》時,早已完成《世說新語補》《劍俠傳》的編纂工作。但這兩部以寫人敘事見長、更具文學性的著作,卻未能入選《弇州四部稿》?!保ā吨猩酱髮W學報》2015年第4期)因此,王世貞雖然從事過有關志人小說、唐傳奇的編纂,但這不是他所認可的小說觀念,他所奉行的是以佐歷史的小說觀,如他編纂其文集時遵循《七略》,言及:“集所以名四部者,賦、詩、文、說為部四耳,亦《七略》遺例也?!薄镀呗浴冯m已亡佚,但可以從班固的《藝文志》獲知,他言及《藝文志》是“今刪其(《七略》)要,以備篇籍”。其中提及的《伊尹說》《周考》《青史子》等書目,均以歷史考證或歷史評論見長,王世貞“說部”中的《札記內編》《藝苑卮言》《宛委余編》《燕語》《野史家乘考誤》等就是對這種小說觀念的繼承,而不是李漁所言的小說類。

其六,部分書本在王世貞生前未曾刊刻。李漁最終將《三國》《水滸》《西游》《金瓶梅》并稱“四大奇書”,是建立在對“王世貞之論”的否定之上,然而此四書在王世貞《四部稿》《續稿》中的出現情況不一,《水滸》之名好歹還出現過1次,而《西游記》《金瓶梅》就根本沒有提及,《三國》雖多次言及,但指的是陳壽《三國志》,而不是通俗小說《三國演義》。如他說道:“史稱齊文宣在東山飲酒,投杯赫怒,召魏收于前,為書將西討,周人震恐,常為度隴之計,《三國》《典略》載其全文曰:‘朕歷數在躬,志清四方,蕞爾秦隴,久阻風化,混一之事,期在今日?!痹僬?,《西游記》最早的刻本為萬歷二十年(1592)金陵世德堂刊的《新刻出像官板大字西游記》,《三國志演義》為萬歷十九年(1591)金陵周曰校萬卷樓《新刊校正古本大字音釋三國志通俗演義》,《水滸傳》為萬歷十七年(1589)天都外臣序新安刻本《忠義水滸傳》,《金瓶梅》雖為萬歷四十五年(1617)蘇州書坊刻東吳弄珠客序本《新刻金瓶梅詞話》,但在此本之前,就已有抄本在社會上流傳。王世貞1590年去世,部分書本未曾見到,而到李漁時,這些都廣為流傳。因此王世貞和李漁的時代不同,他們的小說觀不盡一樣,李漁很可能就是以其時代觀念,目的明確地去建構王世貞小說觀。

綜上所述,李漁構建的王世貞首倡“四大奇書”說,更多的是借王世貞之名,來論證自己主張的合理性。因此,后人不應該以李漁之論來闡釋王世貞的小說觀念及其文學思想,同時,對“四大奇書”之說的內涵也應該有所反思。

(作者:賈飛,系南通大學文學院副教授)

2022久久国产精品免费热麻豆|久久精品国产首页027007|欧美一尺长的吊VIDEOS|久久精品国产福利国产秒 女人国产香蕉久久精品 97在线中文字幕免费公开视频 女同人妻高级精油按摩 欧美猛男的大粗鳮巴囗交 亚洲乱码中文字幕综合234 国产顶级疯狂5P乱 亚洲人成电影网站悠悠久久久 欧美精品第1页WWW劲爆 久久人妻av中文字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