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樹上與籠子 ——趙麗宏《樹上的卡拉斯》的空間想象
來源:文藝報 | 徐聞見  2023年05月15日09:22

初讀趙麗宏的兒童文學作品《樹上的卡拉斯》,便自然想起意大利文學家伊塔洛·卡爾維諾的長篇小說《樹上的男爵》。主人公同為在樹上生活的生物,《樹上的卡拉斯》顯然延續了《樹上的男爵》中對于樹上空間的建構,并基于生態烏托邦的概念,以更符合兒童閱讀習慣的視角和敘述方式,對樹上的自我空間、環境空間與情感空間展開文學想象,從而豐富了兒童文學所能抵達的深遠意涵。

自我空間:鏡像中的他人與自我

把一只從籠子里放飛的鷯哥與主動上樹的卡西莫進行對比是不夠嚴謹的,但兩者在敘事構架上的確存在著相同模式——兩個完整獨立的自我,在離家之后,最終都沒有選擇歸家??ㄎ髂哪贡蠈懼芯舻囊簧荷钤跇渖稀冀K熱愛大地——升入天空。而卡拉斯被放出籠子后有著同樣的境遇:生活在樹上——常到咚咚家覓食——最后從樹梢上飛起來,飛成一個小小的黑點,融化在無遮無攔的天空里……因此,樹不僅僅只是一棵大樹,更是一種自我認知的象征。

拉康的鏡像理論以嬰兒照鏡子的認知過程闡釋在“他人”目光中逐漸內化的“自我”??ɡ棺鳛橐恢魂P在籠子里的鷯哥,向知名歌唱家學唱詠嘆調的過程,恰如嬰兒通過鏡像的自我學習。而當歌唱家打開籠子,給予卡拉斯一定的自由時,卡拉斯的鳥類自我終于在某刻覺醒,選擇飛離最初的家,并投入大自然的懷抱??ɡ购瓦诉送瑯咏Y識于鏡像式的歌唱。藏匿在樹上的卡拉斯忍不住接唱了一首咚咚哼的旋律,咚咚才從樹蔭里的“回聲”認知到卡拉斯的存在。從揣測樹上卡拉斯的想法,到明白卡拉斯不愿回籠的糾結,咚咚在了解卡拉斯的過程中,讀懂了卡拉斯對于自由的渴望。于是,野蠻生長的卡拉斯在此刻與未來的咚咚融為一體,他們在家庭的庇護下安然生長,卻總有一天要飛向遠方。作者將鷯哥命名為“卡拉斯”,很難說靈感不是源于《樹上的男爵》主人公的名字“卡西莫”,兩“卡”的人生在虛構的寓言故事中有所對照,以人與動物兩種形態,共同闡釋著生命的巧妙互文。

環境空間:生態烏托邦的家園構建

生態烏托邦是20世紀70年代美國環保作家歐內斯特·卡倫巴赫提出的概念,旨在描繪一種從現實社會到生態社會的可能性,在動態平衡中,建立起萬物平等、多元共存、回歸本性、去中心化的綠色社會。樹上的環境空間作為與社會隔離的封閉世界,在某種意義上率先建立起了自然之“家”的概念。

當男爵卡西莫睡在吊在樹枝上的皮囊里,他的眼睛變得和貓一樣在黑夜里發光,他總是匍匐爬行,腿就變成了彎曲的羅圈腿。與樹木鳥獸共存的生活習慣磨滅了卡西莫作為人的風貌;而卡拉斯作為動物,在與人類的親密相處下,也不自覺沾上了人類的習性:常年生活在大自然環境中的灰喜鵲,隨時會拍拍翅膀飛走,被人喂養大的卡拉斯,卻會試探性地飛到咚咚家的陽臺上,在鳥籠邊吃著咚咚準備好的拌有牛肉和黃鱔骨頭的鳥食。

在卡拉斯的認知里,“家”是當初歌唱家給它洗澡喂養它長大的紅木鳥籠,也是如今咚咚家來去自如的陽臺和陽臺上那個開著門的鐵絲鳥籠,可惜,當歌唱家重新找到卡拉斯,滿心以為卡拉斯不回家只是因為找不到回家的路時,卡拉斯的自我早已讓它對“家”有了新的判斷——不是咚咚的陽臺,也不是待了5年的籠子,卡拉斯在百轉千回的流連與思索中,飛回枝葉晃動的大樟樹里。

因此,在人與動物彼此平等、友善的共存氛圍下,樹上的環境空間恰恰消融了人與自然的邊界,建構起生態烏托邦所描繪的具體景象。只要能飛翔的地方,就是家園。而歌唱家的那句“如果想回來,籠子還掛在老地方”,猶如每一個殷切盼望子女回到身邊的家長,無奈、不舍、傷感,卻有著濃濃的溫情。

情感空間:質樸本真的生命原初力

自我空間和環境空間中含蘊著兩個故事中一脈相承的生態精神,兩者的情感空間所營造出的情感密度與情感濃度,則迥然不同。在卡西莫的家庭中,人與人之間充斥著對彼此的怨恨和對家庭的厭惡,而卡拉斯所遇到的兩個家庭,卻充滿著真心的尊重與大愛的放手,這是作者一以貫之以其溫柔的情懷熔鑄在每部兒童文學作品中的情感張力。

不論是歌唱家,還是咚咚的父母,面對卡拉斯,他們始終以平和真摯的方式進行愛的呼喚。他們不會大聲呵斥或道德綁架,逼迫卡拉斯回到自己的身邊,反而以共同的記憶和熟悉的歌曲喚起彼此之間的情感連結。但他們也不會掩飾自己的失落與難過,因為他們雖然沒有阻止卡拉斯選擇的權力,卻也有表達自我情緒的權力??ɡ乖诟璩业募绨蛏蟻砘赝A?,歌唱家卻始終沒有機會再次撫摸卡拉斯,兩者的關系在戀戀不舍的拉扯中展現得淋漓盡致。事實上,只有尊重質樸本真的生命原初動力,樹上與籠子的選擇才會皆有其義。

如果說卡西莫的故事是雙腳不沾塵世,在孤獨中保持自我的成人童話,那卡拉斯的故事則是滿載塵世煙火,在溫暖中傳遞謙敬的愛的教育。咚咚作為串起整個故事的小主人公,以自己天真善良的面孔,教會孩子們與萬物相處的奧秘。

《樹上的卡拉斯》不只是一本為了減少孩子閱讀障礙、培養閱讀習慣的童話讀物,而是有一定難度與深度,潛移默化中塑造孩子人生觀和價值觀的寓言故事。正如故事中易混的八哥與鷯哥,好的兒童文學就像是可以唱出動聽旋律的卡拉斯,需要讀者的慧眼,才能識別出鷯哥頭頂那抹鮮亮的“黃頭箍”。

2022久久国产精品免费热麻豆|久久精品国产首页027007|欧美一尺长的吊VIDEOS|久久精品国产福利国产秒 女人国产香蕉久久精品 97在线中文字幕免费公开视频 女同人妻高级精油按摩 欧美猛男的大粗鳮巴囗交 亚洲乱码中文字幕综合234 国产顶级疯狂5P乱 亚洲人成电影网站悠悠久久久 欧美精品第1页WWW劲爆 久久人妻av中文字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