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綠孔雀的天空
來源:人民日報  | 王劍冰  2023年05月15日07:37

哀牢山。

過了蠶豆田。過了中樹尾。過了干海子。過了黃草嶺。過了花箐。

山路彎彎,盤桓的山路就像一條拉鎖,把崇山峻嶺一點點打開。

翻過愛尼山,翻過蘇家山,翻過獨田山,翻過鵝頭山,翻過老虎山……我在其中艱難穿行,為的是去看綠孔雀,東方的綠孔雀,世界稀有的綠孔雀。

一提“孔雀”,人們便容易以為是動物園中常見的藍孔雀的樣貌,殊不知藍孔雀是引為觀賞的外來物種。綠孔雀是中國的本土原生孔雀,多為野生,很難飼養,多棲息在這蒼莽深邃的哀牢山中。

從古至今,綠孔雀都是美麗、吉祥、幸福的象征,它那高雅的體態、美麗的羽衣、優美的舞姿,格外惹人喜愛。

已經是哀牢山的深處,我們的車子從楚雄市出發,已經在大山中盤繞了大半天。無數道嶺,無數座山,似乎永遠也翻不完。哀牢山,實在是太大,太深。然而綠孔雀,就是喜歡待在這少有人打攪的地方。

在野外親眼看見綠孔雀十分不易。綠孔雀體型比常見的藍孔雀大許多,體羽為翠綠色。雄孔雀有簇狀羽冠,脖子上的鱗片,金子般閃爍,所以當地也叫它“金孔雀”。

車子在又一座大山間盤旋,下面深谷里有一條水流,當地叫綠汁江。綠色的汁液匯成了一泓水,這水該是多么綠,多么清。

綠孔雀著實會選地方,它們也是走南闖北,挑來挑去,最后選定在這一帶落腳,繁衍生息?,F在的楚雄彝族自治州雙柏縣,對綠孔雀也是格外在意。

孔雀體型大,加之它漂亮而醒目的羽毛,很容易成為獵捕對象。而且綠孔雀喜歡棲息在耕地附近,結伴去地里覓食,它們偏愛農家種的豌豆和稻谷。早年間,農家播種前會用農藥浸泡種子,綠孔雀誤食后就會遭殃。

農家還有一個習慣,就是將牛羊散放在山林里,讓它們隨意覓食。而山林中會生活著一些綠孔雀。農人為了趕回牛羊,會大聲吆喝,四處搜尋,這就會對綠孔雀造成驚擾。后來,農家對山林有了承包,綠孔雀的生存環境更加萎縮。

20世紀60年代前,綠孔雀在云南數量較多。到了1995年,云南全省的綠孔雀只有千只左右。再到2014年,綠孔雀分布區域已經很少。據推算,當時全國的綠孔雀數量,不超過五百只。多么令人擔憂,從遠古飛來的中國特有的綠孔雀,就要在我們眼前永遠消失了嗎?問誰,都不會答應。

各種聲音緊急呼吁:不盡快采取保護措施,十年內,云南野生綠孔雀很可能滅絕!早在1988年,綠孔雀就被列為國家一級保護動物。2013年,又被世界自然保護聯盟列為瀕危物種。2017年,云南省又將綠孔雀列為極危物種。

雙柏縣是綠孔雀的聚集地。當地為保護綠孔雀,建立了綠孔雀自然保護區,并不斷擴大保護區面積和范圍,加強對綠孔雀的巡護監測,嚴厲打擊危害綠孔雀的違法行為。根據綠孔雀的生活習性,在保護區內還建設有水源點、投食地,解決干枯季節綠孔雀的飲水、覓食問題。

雙柏縣境內的綠孔雀種群終于得到有效保護,數量明顯增長,是云南省乃至全國野生綠孔雀種群密度最大、分布數量最集中的區域。據了解,目前云南全省的野生綠孔雀有五百五十多只,而雙柏縣境內,就有兩百多只。

車子還在向哀牢山腹地前行。終于從低谷盤上了又一座山峰,到達一個名為孔雀嶺的地方。站在山巔看對面的山,能看到很遠,視野里都是層層疊疊的山巒。

陪同的雙柏縣工作人員張正麗說,她曾經在這里看到過綠孔雀。她說,自己常年在城里工作,偶爾回來一次,睡不著了,開門出來看到了綠孔雀,當時就好像是做了一個夢。好半天了,還在想著那幾叢活動的綠色,那份驚喜和驚艷讓她興奮地逢人便講。

我就此越發知道,雙柏縣的人們對綠孔雀是多么上心。

我們來到坐落于山巔的小村。村子不大,建得整齊干凈。問了才知道,是后來的遷居房,集中起來居住,改善了居住條件,也給綠孔雀留下了更多的活動空間。

我說孔雀嶺這名字好,村委會主任說這里原來叫大嶺崗,由于這一帶有了綠孔雀,又在一個制高點上,就改成了孔雀嶺。

順著村中的小路往前走,一個小女孩騎著童車過來。

問她可知道綠孔雀?她說當然知道啦,我還聽到過綠孔雀叫呢。啊,那一定是醒來得很早,因為綠孔雀每天都會早早起來,在林子里玩耍。那綠孔雀怎么叫呀?女孩說,就像是小妹妹在叫喊。

女孩說,媽媽說綠孔雀是他們的好朋友,大家在一個山上住著,所以綠孔雀來的時候,就會向朋友們發出問候。女孩還說,老師說了,綠孔雀是鎮子最稀有的鳥兒,我們大家都要好好保護。學校的宣傳欄里有綠孔雀的照片,同學們都知道綠孔雀是我們鎮子的光榮。

告別了孔雀嶺,我們繼續趕路。我們要趕到綠孔雀棲息的中心地帶。

終于趕到了龍樹村。龍樹村緊挨著恐龍河自然保護區。

恐龍河自然保護區是2003年建立的,主要保護對象是綠孔雀,還包括黑頸長尾雉、滇南蘇鐵等瀕危野生動植物。2020年保護區再次擴展,面積由一萬多公頃擴展到一萬七千多公頃。同時成立了自然保護區管護局,加大了綠孔雀保護的投入力度,不僅有專業人員,還聘請了一百多名群眾為綠孔雀監測員和生態護林員。

我在街頭隨便問一個當地人,知不知道綠孔雀?

怎么能不知道呢?到處都是綠孔雀的宣傳,節日里還有關于綠孔雀的表演。

村黨總支書記叫王慶英,她裹著一身迷彩服,穿著綠膠鞋。王慶英說,隨時都要到山里去,穿這身方便。龍樹村村委會管轄著多個散落在山里的小自然村,因為是綠孔雀棲息地,工作上也會格外在意。譬如加強宣傳,使人們有愛鳥護鳥的自覺意識,還有就是培訓和引導保護區周邊的群眾發展綠色農業,減少農藥施用量,消除綠孔雀誤食中毒的事件。王慶英說,現在好多了,對綠孔雀的保護意識已經深入人心。

院子里來了幾位身穿迷彩服的人,兩位村干部下鄉回來了,還有三位是監測員和護林員。

先問六十歲的朱學才,在護林時可曾見到過綠孔雀?朱學才很健談,一聽綠孔雀眼睛就亮了。他連聲說見過、見過,接著說了一連串的地名。

問起綠孔雀的模樣,朱學才找了一根樹枝在地上畫,三兩下就畫出了一個綠孔雀的形態。綠孔雀到底有多大?差不多有十斤重,雄孔雀可以長到三米長,光是尾羽就有一米五。

五十多歲的李云才,是附近的麥地村人。說到綠孔雀,他說在龍樹山等山上見到過。

我們開始行動,跟隨李云才進入恐龍河自然保護區,去看綠孔雀。

山間的小路很窄,李云才騎著摩托車在小路上盤繞,我們的車子跟著他,無數轉彎,無數攀升與下降。

終于停下。下面是很陡的陡坡。而后棄車而行,漫漫長路,陡陡山谷,不知要走多遠。

走起來才知道,那根本就不是走,而是與走較勁,讓整個身體后仰,腳尖抓地,以盡量減輕慣性的俯沖。山林里密不透風,渾身汗水蒸騰,我們一個個狼狽不堪,而護林員還在前面疾走。

漸漸地,坡度變緩,再往前走,出現了較為平展的山地,樹木也稀疏起來。李云才說,綠孔雀喜歡在林中空曠的開闊地或河岸邊活動,它們不喜歡過于濃密的雨林。

看到李云才小心翼翼的樣子,我們感覺一場好戲即將上演。他不斷地擺著手,意思是步子再小一些,再小一些,不要弄出大的聲音。

能聽到風吹過灌木的聲音,聽到喜鵲的歌唱,不知名的鳥兒在身邊劃過,神秘的哀牢山依然神秘。

好像越來越接近目標了。李云才已經把腰彎下來了。轉過最后一片小樹叢,荒草遮沒的視線里,終于出現了一片開闊地。開闊地上一個水塘,水塘里清水漣漣,一些稀疏的長草,輕輕搖動。水塘邊有一片沙池,是人工搭建的,以便綠孔雀洗沙浴。大家蹲在原地四處望著,并沒有綠孔雀的身影。

李云才又往前走了,他的腳步依然小心翼翼。難道綠孔雀在這里喝飽了水,又痛快地洗了沙浴,到前面的林子里散步去了?大家繼續跟著走,走到一棵樹下,李云才站住了,原來這里掛著一個紅外線監測儀。

李云才打開手機,按了幾下,屏幕上立刻出現了綠孔雀的身影,一只,兩只,三只,一共四只。是一只雄孔雀領著三只雌孔雀光顧了這里。它們有的在水塘邊喝水,有的在啄食,有的在洗沙浴。

是什么時候拍下的?時間顯示在半個小時之前。

李云才的神情不免有些遺憾。

李云才告訴我們,綠孔雀多成群活動,由一只雄孔雀和數只雌孔雀組成小團體,有時也會見到單只或成對的活動。綠孔雀善于行走,步履輕盈。如果遇到危險便大步疾馳,速度較快。

李云才說,綠孔雀早晨和下午活動較多,中午多上樹或在林中陰涼處休息,晚上就棲息于樹上。它們十分機警,活動時會時不時抬頭觀望周圍動靜,如果發現有人,會馬上逃跑,如果想追過去看看,它們便鼓起羽翅奮力向遠處飛。

說到巡護,李云才說,現在保護區一般是進不來的,都有關口,但也要防止有人偷獵偷捕,還要防止引發火災。發現了外人,首先要跟他們要打火機,杜絕了火源再問他們進來的目的。另外,巡護員的重要職責就是不斷地到處行走,及時發現情況,及時補救。

在恐龍河自然保護區內,我還認識了一位女巡護員,叫王曉燕。她從小就在山林中放牛放羊,熟悉這里的一切,也知道越來越多的綠孔雀到這里棲息繁衍。2018年,自然保護區招聘監測員,王曉燕主動報名,成了一名巡護監測員。

一開始,家人和村里人都覺得她只是一時沖動,堅持不了多久。山林中那么多野物,那么多不確定因素,多危險呀!可王曉燕鐵了心,就要參與到守護綠孔雀、守護美麗生態的隊伍中。她不是沒有遇到過危險,她遇到過蛇,遇到過野豬。時間長了,也就習慣了,小心點就是。一個女子在山林里穿來穿去,比起那些男巡護員,更加不容易。而這不容易,不也堅持下來了嗎?并且已經堅持了五個年頭。

巡山、記錄、監測、護林、宣傳、調查,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王曉燕體驗到了大山中的孤獨和艱辛,也體驗到了看到綠孔雀的欣慰與快樂。

除了日常巡護,王曉燕還有一項工作,那就是要對老石羊片區十多臺紅外線監測儀進行管理和運維,再加上整個保護區一百余臺紅外線監測儀每月一次的信息收集整理。

王曉燕說,一切為了這美麗的精靈,只要能多一只,就是十分讓人高興的事。你想啊,在我們的保護下,綠孔雀在這片土地上長久地定居下來,數量漸漸增多,不就說明這里的老百姓和綠孔雀融為一家了嗎?

在一次巡護時,王曉燕撿到了兩根孔雀翎,她知道綠孔雀又一次換裝,也就又平安地長大了一歲。她小心翼翼地撿起來。這么多年,已經跟綠孔雀有了感情,有時候外出幾天就想回去,她是想綠孔雀了。

2022年1月,雙柏縣第十八屆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期間,其中一個主題就是自然保護區和綠孔雀的情況。作為縣人大代表,王曉燕對綠孔雀如數家珍,很多信息全都在她心里裝著。

早晨的林子沾了太多的露水。

每只綠孔雀都像是一首詩,一首如純粹的翡翠樣的詩。你看,它輕輕地提著自己的裙裾,小心地走過松軟的土地。它們打鬧,你來我往地追逐,羽翎發亮。

綠孔雀有很多玩伴,它們和紅原雞、獼猴、赤麂、白鷴、豹貓、箐雞和野豬都能和平相處。綠孔雀和大多數禽類一樣,喜歡吃蘑菇、草籽和幼樹的枝葉、芽苞,也吃蟋蟀、蛾子、白蟻、蚯蚓和蜥蜴。

綠孔雀是跳高健將,一只綠孔雀突然起跳,它捉住了一只草蜢。從地上騰起的一瞬,身上的青苔和草絲紛紛下落。

雙柏的大山中,綠孔雀正式進入了繁殖期。雄孔雀整裝上陣,一席長長的尾羽十分耀目,如果揚起來,就是世上絕美的扇屏。它的翎尾光艷無比,翠綠帶著金黃與絢紅,一排眼狀斑紋同時閃動。

4月,雌孔雀進入孵化期。一個月以后,剛出生的小孔雀開始搖搖晃晃地跟著媽媽認識世界。黃喉貂是孔雀的天敵,還有老鷹,同樣很危險。剛剛生下的小孔雀,更加脆弱,更容易遭到傷害。盡管孔雀媽媽精心陪伴,但還是會發生各種情況,孔雀媽媽身邊最后能剩下一兩只小孔雀已屬不易。也就是說,綠孔雀的成活率非常低,因此彌足珍貴。

哀牢山人一直都想打造這樣一個樂園,讓綠孔雀永遠在這里繁衍生息,快樂成長。

近年,楚雄州與中國科學院昆明動物研究所、西南林業大學、云南大學及云南省林業和草原科學院等單位合作,建立了一系列綠孔雀科研基地、野外觀測站和教育實習基地。

彩云之南,楚雄雙柏,正吸引越來越多的綠孔雀來做客,讓哀牢山成為它們的永久棲息地。

飄渺的云在一叢叢的林木間纏繞,在傍晚火紅的天空繚繞??傆X得有一種氣息,在高遠的天空流淌。哀牢山,云霧繚繞的地方,綠孔雀出沒的地方。

2022久久国产精品免费热麻豆|久久精品国产首页027007|欧美一尺长的吊VIDEOS|久久精品国产福利国产秒 女人国产香蕉久久精品 97在线中文字幕免费公开视频 女同人妻高级精油按摩 欧美猛男的大粗鳮巴囗交 亚洲乱码中文字幕综合234 国产顶级疯狂5P乱 亚洲人成电影网站悠悠久久久 欧美精品第1页WWW劲爆 久久人妻av中文字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