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當代人》2023年第5期|橫行胭脂:中年男正走向慈祥
來源:《當代人》2023年第5期 | 橫行胭脂  2023年05月15日08:13

我叫張手套。本來應該叫張豐奎。上戶口的時候被工作人員寫成了張手套。兄弟姐妹幾個的名字都算正常,張豐麗,張豐毅,張豐潔。

就這么好說話的嗎?寫成張手套就叫一輩子的張手套?我對我爸說,你不找他們糾正?

我爸說,張手套也不錯,好記。

我說,這名字搞得我像個外人。

我姐張豐麗說,你本來就和我們不親,我結婚你不參加婚禮,比外人還不如。張豐毅張豐潔是你弟弟妹妹,你幾時關心過他們?

我說,這就是孩子多的弊端,關系復雜,盤根錯節,我想簡單清靜,你們可以當我不存在。

我爸可以當我不存在,我媽去世后,他另娶了女人,心偏一邊去了。我姐做不到。她比我媽還媽。其實我姐張豐麗和我是孿生姐弟。我平時不叫她姐,直呼其名。

我生日,張豐麗給我送了一款蜜絲慕斯蛋糕,蛋糕造型類似一大白饅頭,上面用巧克力色奶油寫著:33歲孑然一身,像個大白饅頭。

我在朋友圈曬了一下蛋糕照,許婷婷第一時間跑來問我,張手套,你還沒把咱倆的事公開?

我說,許婷婷,咱倆網上也戀了三年了吧,面沒見過,手沒摸過,你是真的還是假的都無法分辨,怎么公開?

許婷婷說,你干脆說我是人是鬼都無法分辨,這樣表達不更準確?和你視頻的人難道是鬼嗎?

我說,你又不讓我見你,我見到你真人才會相信你是人不是鬼。

許婷婷說,叫你給我送個信物都不肯,一點實際的也不付出,還想見面?

我說,在網絡我只付出網絡感情,陪聊,24小時在線,秒回。

許婷婷說,真心實意地付出,才有線下見面的可能。

我說,我怕上當受騙。

許婷婷說,三年了,我騙你什么了啊,張手套。你陪我聊,我沒陪你聊?你24小時在線,我比你更敬業,我25小時在線!我不同樣秒回你的信息嗎?

我說,你25小時,多那一小時我怎么沒感受到?

許婷婷說,夢里,每天一小時夢里陪聊。

我笑了。許婷婷算個能幫我抵擋空虛寂寞冷的人。

許婷婷通過錢多多加的我微信。錢多多是我高中三年的同桌。許婷婷說她和錢多多是好閨蜜,兩人都是插畫師,一起開了間工作室。

許婷婷出現的時候,我正處于空心病的困擾中。許婷婷活潑,開朗,天天陪我聊天,不知不覺,我們發展成網絡戀情。

張豐麗說我得的病叫空心病。我懷疑這病名是她起的。我說,醫學上有空心病這詞嗎?張豐麗說,我針對你的癥狀查閱了資料,才定性的。我說,空心病屬于抑郁癥嗎?張豐麗說,看起來像是抑郁癥,情緒低落、興趣減退、快感缺乏,如果到醫院精神科的話,一定會被診療為抑郁癥,但問題是藥物無效,所有藥物都無效。往往是那些優秀的人突然產生強烈的孤獨感和無意義感,這樣的狀態會持續很多年。

三年前,我在前程燦爛的日子突然感覺人生無意義,放棄了一切,成為繭居族,誰也不見,房門上寫著“止步”。我把軀體鎖在房間里,并沒有獲得安寧。腦中各種意念翻騰,撞擊,斗爭,胸口經常有悶悶的痛感??仗摳?,無力感,無意義感,整個人陷進一張大床中,像一堆廢鐵。張豐麗每天把飯送到房門口,從門縫偷窺我。有一天她承受不了了,號啕大哭,哭得氣都上不來,比失去我母親那會兒還凄切。我耐不住了,走出房間。張豐麗抱住我,把我拽入她懷中。她勸我去旅游。她說,你出去走走,你這個樣子我的心都碎了,媽不管你們幾個了,我得管,你得給張豐毅張豐潔做個好榜樣。我答應了張豐麗。我從西城到景德鎮又到蘇州,又去了昆明和上海,只是純粹坐車,也不看風景,最后拿著一些車票,返回西城。張豐麗說,好,好,好,出去這二十多天,你氣色好多了。

張豐麗是個百事通,沒有她不懂的。為了我這個病,她博覽群書,夙興夜寐,千方百計拯救我。我曾經懷疑許婷婷是張豐麗派來的演員。因為在時間契合點上,太巧了。我剛患病不久,許婷婷就出現了。張豐麗矢口否認,她說,我頭腦再好也想不出這一招,我得感謝上天空降一個許婷婷,許婷婷是我們家的恩人,你不報答她,我也會報答的。

許婷婷每天滔滔不絕地給我講述,連路上踩到一只螞蟻也給我講。

許婷婷說,在文藝路買了四個碟子,回家后從包裝里拆出來,發覺其中一個的碟口缺了一小塊,三個完整的加一個殘缺的,放在一起,反倒更愛那個殘缺的,說來奇怪,菜只要盛在這只碟子,總比盛在其他碟子里味道更好。

我附和,你喜歡殘缺的美。

她說,實木餐桌上千萬別使用隔熱墊或餐布,一定要讓餐桌有湯湯水水的痕跡,有燙傷的痕跡,留下些時間的證據多好。

我附和,讓餐桌也有年齡,對,讓它有衰老感。

她說,電視機那東西純粹是個擺設,掛在墻上給墻作伴。

我說,只在有足球賽事時顯得不多余。

她說她不看足球。

她花費了很多氣力弄到一條蝴蝶長凳,長凳兩旁,各鑲嵌一只蝴蝶裝飾。來家里的朋友均未發現蝴蝶。她忍不住,向朋友說,看,這是蝴蝶。她以為朋友會贊美,這條木凳多么獨特啊。而實際上,朋友說,哦。

我說,這是實用性的勝利,審美的失敗。

她發給我一只嗚嗚哭的小貓表情圖,表達對蝴蝶凳事件的心情。

許婷婷起初很像個演員,她每天賣力地給我講生活,講段子,講各種稀奇古怪的,她要把我的時間占滿。在這個忙碌的時代,誰還會那么善心地關心一個陌生人的死活呢?我起初一直認為許婷婷是張豐麗花錢雇傭的心理治療師,直到后來,我越來越迷戀她,我們成為了戀人,我的懷疑心消失了。因為一個治療師再怎么渴望拯救一個患者,也不可能忽悠一個患者掉進自己設置的情網,治療師得有治療師的操守啊。

許婷婷就是上天降給我的福祉。我接受了張豐麗的觀點。

許婷婷看到生日蛋糕后,變得愛找茬兒。威脅說如果我不向我姐公布她是我女友,她將絕塵而去。我說不想公布。她拉黑了我三天,又把我從黑名單里拉出來。

有天早上,我醒來發覺她給我發了一篇小作文。作文回憶過去,展望未來,細節詳實,感情充沛,看得出用盡了心力。

作文最后,她說,你說我是假的,那錢多多該是你高中同學吧,她介紹我們認識的,你不相信我,你還不相信她?

我在頭腦中理了理,覺得是這么回事。錢多多,我高中三年的同桌,她把她的閨蜜許婷婷介紹給我,是我太多疑了。我反思了一下,覺得自己在和許婷婷相處中,確實不夠真誠。不真誠可以上升為人品有問題。我不能給她一個人品不好的印象。

我決定給許婷婷送一件信物。我把這個決定告訴她,她歡心鼓舞,在微信上給我發了九十九顆小紅心。我問她想要什么信物。她說隨便。我說隨便就不好買了,買的不合適,浪費錢又沒意義。許婷婷說她喜歡耳環,叫我在地攤上買一對三塊錢的耳環就行了。她說,就三塊錢的那種,會讓我開心得跳起來。我心里一陣感動:這女孩果然愛我啊。

許婷婷收到耳環后,問我多少錢買的,她感覺價值不菲。她說,明顯是和田玉的珠子,這得多少錢???

我不接話。她反復問。

我說,你喜歡就好,管它多少錢。

許婷婷說,你三年不上班了,還靠你姐接濟呢,你哪來的錢?

我說,我財務自由了才不上班的。

許婷婷說,錢多多知道你的老底,說你在西城云諾電子科技公司工作的時候是掙了點兒錢,但錢都給你前女友了。你辭職就是因為你前女友嫁了公司老總,你氣跑了。

我說,錢多多知道個屁。

許婷婷說,耳環多少錢?我只收三塊錢的禮物,差價我補給你。

我說,你把你補給我就行。

許婷婷說,你知道我價值幾何?我是你夜空中的一顆星星,一顆星星多少錢?

事實上,許婷婷講的其中一部分沒錯。

耳環是張豐麗接濟我的。張豐麗說,我原先就叫你給人家女孩送禮物,你不送,搞得人家女孩自己要你才送,你真的沒格局。張豐麗對許婷婷極盡贊美,能陪著你三年,哪怕是虛擬的,她也是個虛擬的好女人。張豐麗拿出珍藏的耳環,叫我寄給許婷婷。她說這對耳環是前男友發達后為彌補當年對她的背叛送給她的,叫我別讓現在的姐夫知道。我說,肯收前任的耳環,張豐麗,這不像你的風格啊。張豐麗說,我不收,顯得我在賭氣,心里沒放下某人,我直接收了,放他一馬,也放過了自己。

我暗自佩服女人的可愛。

許婷婷也這樣給我說過,你做錯事我可以放你一馬,你欺騙我我可以放你一馬,你傷我心,我還可以放你一馬,但是,你要記住,我是有脾氣的,我不是放馬的。

女人們的靈魂多么有趣啊。

當然,我的前女友并非如許婷婷所說嫁給了公司老總。公司老總并非別人,我就是。在事業上升期,我日進斗金,短短四五年,財富就以億計。我心高氣傲,眼高于頂,像一個發狂的奔跑者,只想往前沖,越過一千米,越過一萬米,一萬米之后,希望越過無限的區間,抵達地球的邊界,若地球都不好玩了,還會往其他星球奔跑。有一段時間我幾乎失去了睡眠,訂單如飛,我讓公司的人志愿24小時工作,用高薪購買他們的工作時間,我自己則一線奮戰。前女友說我事業狂魔。她說,用“事業狂”已經不能形容你了,需要用“狂魔”來定義你。前女友勸我,要相信事情是可以一件一件做完的。我說,問題是,你不一件接一件加速去做,那一件一件的就會累積成山,累積多了就會崩塌。她說,生命有限,事業是拼不完的。我說,你勸我這個年齡就放手,就躺平?前女友說,我懷念過去的日子,雖然貧窮,但每天下班后可以一起聽風吹,看落日,四季的風多么好啊,從溫暖到寒涼,在我們心間走過,那些落日多美啊,它們的金光鋪滿了西城的城墻和護城河……前女友描述往昔之美,眼里閃爍著淚花。

我去外地商談項目的時候,前女友留下了一封辭職信,不告而別。她說,世界那么大,她想去看看,她會去看埃及金字塔,去看撒哈拉大沙漠,去一切我們曾經計劃去而終沒有成行的地方,她還會去我們計劃之外的地方,她讓我原諒她,她先行一步了,她知道我們不會在任何道路上相遇了。

前女友的離開讓我有小小的傷心,我承認,只有小小的傷心。我覺得她很傻,為她很傻的舉動感到遺憾。我們的日子越來越好,未來一片錦繡,將來我們可以坐自己的飛機去天空,坐自己的輪船去大海,我們不用做背包客那么辛苦。當然,我打聽、尋找過她,沒有一點音信。她毅然決然的消失甚至讓我產生了不快感:一個女人不能陪伴男人創業,且由她去吧。天涯何處無芳草。

有一天,我站在公司落地窗旁,看見落日下降,灞河水一片金燦,落日隱沒之后,灞河水藏起了身影,外面的世界一片模糊。突然間,我覺得向外界證明自己沒有意義。第二天我將掙的錢交給了張豐麗和我爸,把公司送給了朋友。

那只習慣背后有熊的狼一歇下就變成了羊,再也不想去闖大森林,只想尋塊簡單的草地偷生。

許婷婷照我寄耳環的地址,回寄來一身休閑裝,一雙運動鞋,衣服和鞋的尺寸大小剛好合適。我說尺寸怎么這么合適,像給我量身訂制的。許婷婷說,視頻里看見你,大致能估摸出你的個頭和體重。我說,你的眼睛測算厲害呀,鞋子尺碼怎么測算的。許婷婷說,鞋子尺碼是蒙的,運氣好,蒙對了。在裝衣物的包裹里,還有許婷婷寫給我的一封信。那信和許婷婷一貫的小作文一樣,深情款款。我發現信的筆跡和錢多多的特別相似。信里有一句話,“在明媚的青春里遇見你,是難忘的”,特別像錢多多給我的畢業留言,或者說就是錢多多的原話——我沒記錯,高三畢業前夕,錢多多約我去操場散步,送給我一個系著蝴蝶緞帶的筆記本,筆記本的扉頁上寫著這句。

高三那一年,班里班外傳言錢多多喜歡我。不久,流言傳到張豐麗耳朵里。那會兒,我媽剛去世,張豐麗輟學在家,照顧弟弟和妹妹。張豐麗把我帶到班主任辦公室。班主任教育我,按你的成績應該奔北大清華這樣的名校去的,你現在成績下降,肯定是錢多多影響了你,你收收心,將來一切都會有的。我辯解,真沒這回事,捕風捉影,連風都沒有,不知道怎么捉的影。張豐麗說,老師說得對,小屁孩懂什么感情,再說,那姑娘成績又差,連大學都考不上,你們沒有未來發展的可能。張豐麗請求班主任把我的座位調一下。班主任說,那就調錢多多吧,把她調后排去。

錢多多約我去散步,我本來不太情愿,但我覺得錢多多被調到后排,是因我而起,我突然恨班主任和張豐麗,索性對抗他們,偏不聽他們的話,我去了操場。我記得那是五月的黃昏,錢多多和我沿著塑膠跑道走了很多圈,她沒有說一句話。我也不知道說什么,只是看著天邊的火燒云,看得眼都酸痛了。我說,青春像火燒云一樣,遙遠而疲憊。錢多多回應了一句,青春不是此刻嗎?我搖搖頭。我們又走了幾圈,我說我得回教室去。錢多多哭了,把筆記本塞到我手里,跑開了。那天之后,錢多多沒有再來學校上學。她放棄了高考。

我問許婷婷,為什么她寫的字像錢多多的字。許婷婷解釋,她和錢多多在一起時間長了,連模樣都相像了,更別提字了。我說,“在明媚的青春里遇見你,是難忘的”這句話是錢多多以前說的。許婷婷說,如有雷同,純屬巧合。我說,再說,這話放在信里,語言環境不對啊,我們不在明媚的青春里,我們現在是中年人了。我知道許婷婷和我同歲,她也應該33歲。許婷婷一如既往地耍貧嘴,本姑娘還在青春里,心理年齡只有18歲,你是正走向慈祥的中年男,我以后叫你大叔好不好。

我給許婷婷打語音,咱們見個面吧,我去揚州找你。

許婷婷說,干嘛呀,求婚嗎?

我說,有可能。

許婷婷說,你真的愛我嗎?

我說,見面就知道答案了。只有見面我才能給出答案。

許婷婷說,張手套,我問你個問題啊,如果我這個人由兩個分裂的部分組成,比如,樣貌是一個人的,個性是另外一個人的,你只能選擇其中一部分,你選哪個部分?

我說,這跟媽和媳婦掉水里先救誰是一樣的,這種問題永遠沒有答案,怎么選都不合適。我前女友問過我媽和媳婦落水的問題。

許婷婷說,你怎么回答她的?

我說,你最漂亮最重要,我媽會游泳。

許婷婷說,那你前女友什么反應?

我說,她捶了我一拳,因為我媽那時已經不在了。

許婷婷說,那你現在回答一下我的問題。

我說,姑奶奶,你還不如殺了我。

許婷婷說,你必須做出選擇,你沒有別的出路。

我說,我說選樣貌吧,你會罵我外貌協會的,我說選個性吧,又顯得不尊重你的外貌,你明明長得很可愛。待我想想啊,我到底該放棄哪一部分呢?你陪我三年,能聊得來,皆因個性相投,這是長期交往的基礎,我只能選擇個性了。

許婷婷說,也就是說,如果我換成另外一副樣貌,還保留現在的個性,你還會愛上我嘍?

我說,我頭腦被你搞蒙了,你這什么亂七八糟的問題啊,換誰都蒙。你換了樣貌,變成一個陌生姑娘站在我面前,你說我能突然認出你嗎?

許婷婷急了,哎呀,你到底認得出認不出呢?你憑感覺呀,語言風格呀,你必須認出我。

我說,我真有可能認不出啊。

許婷婷說,那我會很傷心的。

許婷婷接下來幾天情緒低落,微信上不怎么理我。我說,為不存在的問題鬧別扭,你覺得值得嗎?不可能發生的事,你傷心傷肺,沒必要啊。許婷婷說,我最近想靜一靜,理一理心情。張手套,生活多反轉,不是嗎?你由一個成功的商業精英變為一個躺平的空心病人,你按常理出牌了嗎?

我說,那好吧,許婷婷,你出的任何牌我都接招。好不好?

聽到冬天打雷的聲音,是許婷婷與我分手的理由。

許婷婷說冬天不會打雷,她從來沒有聽見過冬天的雷聲。我說冬天會打雷。許婷婷說,冬天打雷,不吉利。我說,一年四季打雷都屬正常的自然現象。許婷婷說,反正冬天打雷咱們就分手。我說,干嘛呀,打雷與分手有毛關系。

許婷婷聽到了冬天打雷的聲音。她打語音給我說,就在腦門上炸裂,然后還一個接一個,打了一晚上。我覺得她說得過于夸張,就說,不至于吧。反正西城沒打雷。我問她在哪兒聽到的雷聲,許婷婷說她在通州聽到的。我說你跑通州干什么去了?許婷婷說她和錢多多一起去的通州,想體驗北方的冬天。

許婷婷說,反正我們從今天分手。

我在微信上問錢多多,你也在通州嗎,你昨晚聽到雷聲了嗎?

錢多多回,我在揚州啊,沒有聽見雷聲。

我問,你不是和許婷婷在一起嗎?

錢多多說,沒有在一起,她一個人去了通州。

我問許婷婷為什么說謊,為什么以打雷這樣的理由來提出分手,扯任何理由都可以,這個理由我不接受。許婷婷不再回復我。我每天給她發很多條信息,她不予理睬。一個星期后,我再給她發信息,發現她刪除并拉黑了我。之后一個月,我天天期盼,希望意外出現,她加我回來。許婷婷曾經如一道閃電嵌入我的生活,她曾發誓說,她肯、也愿意成為我體內的一個句子,被我支配、享用,甚至流放?,F在不是她被我流放,而是我成了被她攻克又棄置的一座空城。

女人的心,海底的針。前女友如此。許婷婷如此。我實在忍受不了無窮無盡的猜想與判斷,我給張豐麗講了,讓她幫我分析分析。

張豐麗說,張手套,這回你可不能不在乎了,你前女友跑了,你沒做過努力,辜負了人家女孩,許婷婷你一定要找回來。我問該怎么辦。張豐麗說,我連夜給你收拾行李,你明天趕到揚州去。

我說,許婷婷去了通州,我跑揚州干啥去?

張豐麗說,去通州你也聯系不上她,你只能去揚州,去找錢多多了解情況,從錢多多那里獲得她的信息。

我說,微信上問過了,錢多多說沒法獲得確切信息,許婷婷也不理她了。

張豐麗說,反正你去揚州,總能找到有關她的蛛絲馬跡的。

我找到了錢多多和許婷婷在揚州的工作室。她們的工作室在江都區一條比較僻靜的巷子里。初冬細雨微寒,巷子悠長,仿若戴望舒筆下的雨巷。

高中畢業后,我只在一次同學聚會中見過錢多多,距離現在已有七八年。那次見面錢多多還留有中學時期的眉眼?,F在的錢多多我簡直不認識了。她穿著一款男友襯衫,襯衫下擺一角隨意別進高腰超短裙中,一款白色暗花襪套從腳踝至膝下,腿筆直而修長,腳上一雙平底芭蕾舞鞋,這雙鞋充滿戲劇感的芭蕾元素,和日常的場景產生了奇妙的化學反應,在她身上有種俏皮的少年感,整個穿搭又顯出一種超女性的溫柔氣質。

錢多多說,老同桌不認識我啦?

我說,你變了。

錢多多說,變好了還是變壞了?

我說,有種陌生的驚喜感。

錢多多帶我參觀她們的工作室。工作室暖氣大開,墻面被畫幅包圍了,畫中的微風、小雨、寵物、海邊,一切都那么自然、恬靜,我仿佛進入了明媚的春天,看到了全世界春暖花開。

我說,在這樣的房子里我可以無所事事地發呆一整天。

錢多多說,然后,第二天呢?

我說,繼續發呆。

錢多多笑道,第二天你會邊發呆邊感慨,啊,飛鳥一閃而過,去了我永遠不知道的地方!第三天你會說,不行,我要去尋找飛鳥。

我說,唉,許婷婷就是那只飛鳥。

錢多多說,哎呀,惹你傷神了。換個話題吧。

我說,錢朵朵,我們倆都很悲催,我們都是名字被別人改變的人。

錢多多說,可不是,同是天涯淪落人。

記得高一剛入班,班主任第一次點名,點到“錢朵朵”時,將“朵朵”兩字由三聲念成平聲,我們聽到“錢多多”這個名字,哄堂大笑,我們用目光搜尋名字的主人,發覺沒有人站起來。班主任第二次再叫“錢多多”,半會兒無人應聲。班主任問,錢多多來了沒有?一個細微的聲音回答,來了。班主任又問,哪位是錢多多,站起來回答一下。我們的目光投向那個站起來輕聲答“到”的女孩。錢多多頭低著,快要埋到課桌中去了。后來我們學班主任的語氣叫她錢多多,她起初生氣不理我們,時間久了,大家都這樣叫,她無奈默許了。

錢多多文科強,理科卻極弱。月考過后,老師編座位采用好幫差,一幫一的形式。我和錢多多成了同桌。錢多多找我請教數理化題目,我給她一道題講三遍,三遍過后,她充滿歉疚地告訴我,她似懂非懂,其實完全不懂。每當我對她失去耐心,看到她那雙大而明亮的眼睛像星星一樣無辜地眨動,我只好又一次給她講解。

錢多多說,那時我上數理化課,根本聽不進去,偷偷瞥你,你聽得特別專心,有時候你咬著筆頭皺眉思索,有時候你心領神會會意微笑,我畫下你聽課的樣子,畫了很多張,藏在書桌里。有一天張小乙做值日組長,檢查衛生時翻了我的書桌,張小乙把這些畫交給了班主任,告訴班主任,你和我搞戀愛。于是班主任找你談話,還請來你姐配合說教。

我問,張小乙為什么那樣干?我真不知道原來是這樣。

錢多多說,估計張小乙喜歡你吧,她把我當假想敵。張小乙和你,每次考試不是你排第一就是她排第一,有一次你們總分并列第一,老師表揚你們:張手套和張小乙這兩位同學啊,可以手拉手進北大。你還記得老師說的這句話嗎?

我搖搖頭,發出尷尬的笑。

錢多多說,張小乙進北大后沒聯系你?

我說,沒有。我考砸了。

錢多多說,西城交通大學,也挺好的,總比我強,我連考場也沒上。

我說,你現在不也挺好,事業有成。

錢多多說,小有成,不算大成,說得過去。但我不像你曾經那么拼。

我說,我將來也想做一點自己喜歡的不累心的工作。

錢多多說,要不你來幫我當攝影師?

我說,這個我完全不懂啊。

錢多多說,其實就是玩,你隨心所欲地拍,草地,陽光,天空,大海,人群,見啥拍啥,然后把照片發給我,我從照片中可以獲得創作靈感。你想拍就拍,不想拍就不拍,沒有定性的任務。

我說,哈哈,好啊。世上有這等美差,我撞大運了。

錢多多說,不是桃花運吧?

我說,唉,桃花敗了。

我想起許婷婷,心里又一陣難過。我問錢多多有許婷婷的具體地址沒有。她說沒有。

我從揚州返回西城,沮喪而頹廢。張豐麗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我找她找不到,她好像從西城消失了一樣。

都玩失蹤。好吧。

半個多月后,張豐麗風塵仆仆出現在家門口。她給我一個微信號,叫我加一下。我添加,發現是許婷婷的頭像。許婷婷通過了。

許婷婷說,很抱歉啊張手套,這才是我的微信。之前那個是錢多多的微信小號。其實,是錢多多愛你,是錢多多在陪你聊天。

我說,和我視頻的人不是錢多多啊。

許婷婷說,我們視頻只有過兩三次吧,而且每次時間都很短暫。你要求視頻的時候,她叫我代替她出鏡,你沒感覺到嗎?視頻里的我很緊張很不自然。

我說,她干嘛要這么做啊。她直接說不行嗎?

許婷婷說,她從高中就暗戀你,她感覺你對她沒那個意思,她不敢表白。當然,她也去試著接受別人,有過婚姻,后來終究離婚了。她在你們西城的同學那里打聽你的情況,當她知道你一蹶不振,就用小號加了你,陪伴你,本來只是想幫你振作起來,后來她陷進去了。她感覺網絡里擁有了你,可距離現實很遙遠,甚至根本不可能實現。她很痛苦,猶豫了很久,決定以消失來解決問題。

我說,我去了揚州,她并沒告訴我真相。

許婷婷說,你去揚州見了她,沒能認出她就是“許婷婷”,我替你遺憾。你可以冷靜想一想,你究竟有沒有愛上那個叫“許婷婷”的錢多多?

我說我不能用語言說出知道這一切后的感受。我想緩緩心情。

西城連續不斷的冬雨。好多天才見了一點并不熾烈的陽光。我走在街上,聞到空氣中彌散著一層薄薄的太陽味兒,我閉上眼走路,嗅這種味兒。這太陽味兒就是許婷婷的氣息。是的,許婷婷的出現讓我感受了太陽。

回到家,我給錢多多微信發過去一句話:今天西城的太陽,讓我想起了你。

錢多多沒有回復我。我知道她不會回復我。

張豐麗和我聊天,她問我,你想做什么?我回答說我想創造,做一種藝術類的工作。突然,張豐麗說,攝影呢?在那一刻,我突然想到,攝影,可能會很有趣。

我報了北京的一家攝影學校進行專業的學習。一年的時間我跟著老師走過無數地方,我癡迷上了鏡頭里的山川草木、長河落日、風花雪月,我拍下很多照片,分享給錢多多。

錢多多沒有回應過我。

我回到西城,專注地拍攝西城故事。西城的街巷,市井,城墻,護城河,我用鏡頭講述給錢多多。我還專門去了我和錢多多讀書的西城一中,我拍下教室、課桌、操場,拍下老師點名她站起來困窘地答“到”的那個位置。

錢多多依然沒有回應我。

也許,錢多多有了新的生活。

錢多多來西城開畫展的消息是那個真實的許婷婷告訴我的。真實的許婷婷跟我說,錢多多看了我拍攝的西城故事,感到非常震撼,她通過我拍攝的現實場景與記憶嫁接,創作了一個系列,命名為“舊事里的煙塵與美”,她即將回到西城搞畫展。

我去咸陽機場接錢多多,她從人群中向我走來,她喊我,張手套!我喊她,許婷婷!我們不約而同笑起來。

橫行胭脂,本名張新艷,湖北天門人,現居西安。陜西省文學院第二、三屆簽約作家,中國詩歌學會理事,魯迅文學院新時代詩歌高研班學員,中國作家協會會員。作品見于《小說選刊》《人民文學》《詩刊》《花城》《小說月報》《北京文學》《青年文學》《作品》等。獲中國年度先鋒詩歌獎、第三屆柳青文學獎等獎項。

2022久久国产精品免费热麻豆|久久精品国产首页027007|欧美一尺长的吊VIDEOS|久久精品国产福利国产秒 女人国产香蕉久久精品 97在线中文字幕免费公开视频 女同人妻高级精油按摩 欧美猛男的大粗鳮巴囗交 亚洲乱码中文字幕综合234 国产顶级疯狂5P乱 亚洲人成电影网站悠悠久久久 欧美精品第1页WWW劲爆 久久人妻av中文字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