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邊地的風物”散文小輯 《天涯》2023年第2期|千忽蘭:命運里的符號
來源:《天涯》2023年第2期 | 千忽蘭  2023年05月15日08:31

編者說

每一處“邊地”都是當地人心目中的“中心地帶”,正所謂是“踏遍青山人未老,風景這邊獨好”。本期散文小輯,內蒙古的裴海霞記述荒野牧人的家族傳奇,新疆的劉予兒尋訪建造永恒之所的奇人,云南的李達偉在巖畫上汲取向死而生的力量,甘肅的劉梅花講述了一個浪子從冬窩子回到夏牧場的歷險記,寄身武漢的千忽蘭則追憶著新疆那些與自己命運相關的符號。

現推送千忽蘭《命運里的符號》,以饗讀者。

命運里的符號

文/千忽蘭

席地

我的許多生活習慣并不來自家傳。家傳是日積月累、點點滴滴浸入我慧覺的知識,有多少個寧靜的夜,我們促膝而坐,燈下一盞燙茶,注視一塊玉,去懂它。這個和課堂可不一樣,課堂則粗糙和魯莽太多,一氣呵灌下去的條條框框,有些硬性,結果千人一面,難得有智慧獨立者脫穎而出。

但是我的生活習慣并不來自家傳,這是值得玩味的一件事,那么它們來自哪里呢?

我是無法穿著鞋子在屋里走來走去的,這個在我童年、少年時代真是無法解決。我要的是穿著棉線襪子,進門就能席地而坐的方式生活。如果沒有呢?我就很急躁地大哭。我是一個愛大哭的人,是從很小的時候開始的,不能夠擁有適應的生活于是大哭。一個兒童其實無法解決這個問題,但是努力地去解決。十歲的我打來一桶水,用舊毛巾把每一間屋子的水泥地擦拭得和桌子一樣干凈明亮。那是一個夏天,我可以脫了鞋子走進屋子了,席地而坐,晚來風涼,枝葉窸窣,望向藍天——沒有墊子,但已經很滿足了,這是我應有的家的感覺。

家人們進屋來,并不會脫去鞋子,我這個夢想往后也幾乎不能實現。我當時就大哭了,為了他們踩出的腳印。他們輕輕落下腳步,吃驚于我的劇烈反應。我成為一個奇怪的小孩子——勤快,但并不懂事,而且略有神經質。

現在我明白,童年時我要的就是氈包的生活,一扇小木門,男子是要彎下腰才能進去的,脫了鞋子,上到花氈上,盤腿而坐,舉一碗琥珀色的茶湯。我有很多織錦的袍子,不知道何年何月我才能擁有這樣的生活,但是我預感未來的某天一定能夠擁有。翅膀近日問我,你最終是要回布爾津的吧?她的問話似乎啟發了我。巴拉近日對我說,我們以后要去禾木住幾年。巴拉的規劃也在點醒我。

在我二十歲出頭剛剛參加工作時,我第一件事是去新華書店買了一套上下冊的外國散文傳世經典,第二件事是去大巴扎買了一塊手工地毯,用去了一個月的工資。我的家傳里并沒有讀文學書的習慣,也沒有熱愛地毯的偏好。如果我腳下不是踩著地毯,我就覺得生之不安?!胺驳乇靥骸?,這是清宮的規矩。我其實儉樸得很,但又奢華得緊。但誰也改變不了我。

我要的生活在我還不十分清明的時候,我常常知道我來此世已有的生活是錯的。對的又能在哪里呢?錯的就得丟掉,對的在將來來不來,我都得丟掉,因為我會焦躁,會大哭。為了保管好我的性命,我就出門了。所有的鐵門都不要了。未來的世界里是否有氈包的柔軟的老木門迎候我,我也不知道;路上的荊棘是否會殺死我,我不去想這個。

到了中年的某天,一個蒙古男人突然走進我的生命中,站在燈下揚臉對我微笑,我看著他,突然就看清楚了我的命運,那里面的符號無比清晰,不僅我信,他也信。

地毯

在元代,和田地毯的重要交易集散地是撒馬爾罕,在今天的烏茲別克斯坦境內。十六世紀,和田地毯從這里輸入歐洲諸國。清朝宮廷里,凡地必毯,這是新疆和田地毯極盛的時期。那時候,和田地毯就已是東方最正宗最好的地毯??滴跄觊g,和田地毯手藝人馬托阿訇來到寧夏傳授地毯技藝。他的幾個徒弟又把這技藝分別傳去了內蒙古的阿拉善甚至日本等地。日本地毯界專家至今認定馬托阿訇是日本地毯的祖師爺。

地毯的起源地是土耳其和波斯,波斯是今天的伊朗。和田地毯手工打結的8字扣就來自波斯的森納扣。十四世紀,馬可·波羅在書中寫道:世界上最好最漂亮的地毯只能在土耳其找到?,F今世界公認最好的地毯是土耳其地毯與和田地毯。

歐亞出土發現的最早的土耳其地毯是六千年前的。中亞出土的最古老的地毯是兩千五百年前的,發現于哈薩克斯坦境內阿爾泰山的巴澤雷克山谷,圖案是騎兵護衛。國內發現的最古老的和田地毯是兩千年前東漢時期的。

在新疆選購地毯,買家首先需要詢問的是,是否和田當地羊毛當地手工,其次就是道數是多少。這兩個是根本,決定了一塊地毯的質地。再然后才是花色。和田手工羊毛地毯的道數是指一英尺打結的數量。540道的地毯編織工要在一平方米的地毯里打結291600個扣。540道這個密度就是最好的了。還有720道、900道,但密度過于大了,工人負擔相當重,即使能夠完成,也苦不堪言,失去了勞動和藝術結合傾注進地毯編織過程的愉悅和感情。密度低的有200道、360道、450道。相對于540道而言,低道數的地毯會松、軟、薄,手撫上去如草,容易脫毛,價格也低很多。而540道的地毯有一種細膩如絲的致密感,沉甸如墜,手撫上去縝密不開花。一條三平方米的地毯,高密度的一萬元左右,低密度的數千元可以入手。剪絨因長時間的使用會變薄。優質地毯流傳百年依然是一件精美、精致和精湛的藝術品。這藝術品融合在日常使用中,令生活的氛圍溫暖而華貴。

和田民豐縣出土的最古老的和田地毯是東漢時期的,可以看出整體上編織方法與今日無異,花紋是方塊紋和樹葉紋。在樓蘭古城出土的漢晉時期的和田地毯,是獅子紋和鳥紋。

地毯花紋對人產生的吸引力,這當然是因人而異的。伊朗的花樣富有突厥風情和宗教色彩,和田當地人民喜歡的漢風(美術式)牡丹花、玫瑰花樣式,以及流傳數百年、現代設計師雜糅出來的新的圖案結合,這些我都不太能接受。天山景物、昆侖山風情和準噶爾駱駝,盡管用油畫去表現吧,為何要占用和田地毯——這人類自己繪制的麥田圈,它可以托載文明信息幾千年不朽。傳統的和田地毯圖案,有舒朗的幾何花形、變形花紋、回紋、卷草紋、如意紋、海水紋、云紋、萬字紋、托盤紋,形狀上有菱形、方塊、多層邊框、箭頭、花枝、樹葉、波浪、動物線條、博古、瓶紋,蘊藏著美和神秘。長存常盛的石榴花圖案的艷而雅致,具象與抽象的融合,我一見就熨帖了、喜悅了。最古老的和田地毯花紋叫開里昆,是祖師級花紋,翻譯過來是波浪紋,猛一看去,像水的漣漪一層一層漾開,它是菱形線條的層層疊套。當然,還有無線的花朵花紋,每一塊地毯都是一方千萬花朵齊放的場域。無論一塊地毯是怎樣的圖案,它都有基本的布局,比如外窄邊框,內寬邊框,框之間的連貫花紋,再有窄邊框,正中團花或散花。通篇講究幾何對稱。新中國成立之前,地毯手藝人沒有圖紙,全憑經驗和感覺,織成的地毯里飽含著理想、美學、情感,技術十分精湛。這是真正的民間藝術品。

維吾爾族人喜歡紅色地毯,蒙古族人喜歡黃色橙色地毯,漢族人喜歡原色地毯。我收藏的這塊地毯,花型是卡其曼,即散花樣式,繁花鮮活,坐上去如坐在七月新疆的草原上??椩鞓藴适?40道,每平方米用經緯棉紗零點九公斤左右,每平方米用羊毛三點五公斤左右,一米二寬,兩米長,地毯成品總重十公斤。一米二寬的只能一人織,兩個人在立式織機前坐不下。540道的地毯一個人織一平方米要一個月時間。這塊地毯不到三平方米,那就需要一個工人花費近三個月的時間。面對人世間的好物,會對工匠有抱歉感。

二十年前我用一篇小說的稿費,在二道橋大巴扎地毯市場買了一條兩米長、一米八寬的地毯,540道,它的花紋就是地道的傳統花紋——團花和石榴花,黃色配紅色,很是低調的貴氣。二十年后它鋪在重慶化龍橋的家中榻榻米室,我任何時候回去,最喜歡的就是坐在這塊地毯上望嘉陵江。這真像飛毯,它載著我在中國的大地上飛來飛去。

傳統和田地毯同傳統土耳其地毯一樣,都是使用植物和礦物染色?,F代手工編織的地毯,使用的都是化學染料。這也意味著真正的和田地毯只能在一個大家族或者收藏家和博物館那里看見了。

機織地毯的價格則非常親民,但是機織地毯和手工地毯的區別是非常明顯的。機織地毯的背面經緯不清晰,手工地毯的背面打結,就像納的鞋底,非常清晰,前者是流水線加工,后者是一個結一個結手工完成,這些結扣浩如繁星。手工羊毛毯的氣味是羊毛的渾厚味道,機織的會有化學膠水味道。機織的花紋工藝刻板感強烈,使用的顏色不會超過七種,手工的會有活靈活現的視覺效果,使用顏色可達十幾二十種。機織的只能卷,打開后會有卷邊痕跡,手工的可卷可折疊,打開后四邊平整。傳統地毯的流蘇是經緯底線延伸出來的,機織的沒有手編經緯底線,所以它的流蘇是另外縫合上去的。

十五年前,我第一次下手買和田玉就穩準狠。一塊三四十克的碧玉籽料,完籽滿皮,綠得通透辣眼,沒有一絲倃裂,雖有幾個黑點,但形狀乖順。另一塊團在掌心里的四方青花籽料,簡直像一塊冰,滴溜水滑。兩塊和田玉用去了我當時半個月的工資。

沒有人給我啟蒙,我卻只愛和田玉的籽料。那時候不知道山料、籽料、俄料、青海料、韓料和加料,但我天然地知道什么能入我心。

山料就像社會人格的人,大家混混攘攘,千人一面,糊糊涂涂。你想啊,從山石里開出玉礦,墻那么大,選了干凈的、沒毛病的切割雕鑿,做成各種玉件。到了現在,有了機雕,尤其是機雕,豈不就是流水線出來的模子的復制?

出一個山料鐲子其實不易,要避開裂、僵、倃、水線、棉,出一個干干凈凈、玲瓏剔透的鐲子,如果你親自買料、親自去玉匠那里比比劃劃開鐲子,你就知道有多難了,你也會因此格外珍惜腕上的手鐲。

我只戴籽料手鐲,它的真身上留著原皮,這是一個特立獨行了億萬年的小家伙,它一路摸爬滾打修得了內質縝密、棱角盡散、金甲披身。

籽料通常都是圓形、橢圓形,托在手上,若渾圓的小臂,或是大熊結結實實的屁股。大而圓的,那就是自成的一壁山,像泰山石敢當那樣的。

古代沒有重機械開采工具,人們也不會去炸山取玉。千人往百人還,到昆侖山來的人取的只是滾落在河谷里、戈壁上的籽料。古代更沒有俄料和青海料,它們都是山料,沒人取得著山料。

古玉都是籽料。古玉的美麗可以說是因為籽料本身具有的美質做了底子。好玉雕刻的時候不會起性,古玉雕件轉折起合的線條美輪美奐。

古代透閃石玉除了昆侖山,別處也有。遼寧岫巖的河磨透閃石玉,紅山文化使用這玉。江蘇的小梅嶺,良渚文化里用到那山上的透閃石玉。甘肅的馬銜山透閃石玉,齊家文化里用到這玉。

但是古人們很是喜歡強調“真玉”二字?!肚ё治摹分杏小坝癯隼?。只昆侖山里有真玉。

我第一次收藏的玉就是一塊碧玉籽料,它就像是油膏。籽料略戴一戴,盤一盤,就油潤極了。山料呢?也可以潤,但在我眼里那就是玻璃,呆板澀滯的。

油潤并善于包漿是因為該物質很是縝密、結實、渾厚。和田玉籽料是非常壓手的,一小塊,就沉甸甸地墜。

遇見了很有眼緣的籽料,是不會舍得開料的。它是天成之物,美得驚心動魄,它經歷了多少地殼變化、斗轉星移、風霜雨雪,才把自己修成一枚正果。

得籽料如得人。這塊四斤重的碧玉籽料擺著就是了:摸上去,如冰雪浸膚;看著,眼睛清凈;感悟著,玉德多少條,一條一條觀照自己的心。

我是屬兔的,偏偏遇見一塊半斤重的青花籽料,上面有一只活脫脫的墨兔。這是它對我愛玉的獎賞。

我擁有的最古的玉是五千年前紅山文化玉玦。三千年前齊家文化素壁,玉肉青綠色。一對西周鳳紋玉璧,玉肉白中有黃。一條西周玉魚,通體五彩斑斕沁。

我還有一枚清代云勾紋玉璜,淡青色,在甘南遇見的。

和山料無緣,是因為我只善于做一個獨特的自己。籽料個個都是我的知音。

素昧平生的韓松落先生說像我和巴拉這樣的人,哪怕是站在純鋼筋水泥的世界里,世界也能自動成為廣闊的草原。

這話切合我心?;钤谌耸?,只因為一篇文章就能夠被未見、未語、未識之人懂得。這是我的幸運。

多少年后我也不會忘記那個朝陽升起的清晨,空氣明亮,我自己也像一個玻璃做的小人兒,微覷著眼靜靜站在單位大玻璃門前的水泥臺階上,那里有兩大盆冬青。這樓建于新中國成立初期,最先是新中國中南文聯的辦公大樓。六七十年過去了,它冬暖夏涼不濕不寒地呵護著我。這又是我的幸運了。

小時候我們在秋天里仰望天空,微覷著眼,是看那南去的大雁。它們年年來了走、走了來,一行行,翩飛著,是神秘的好朋友。如果我在南國的天空下走著走著突然停下腳步,仰起臉龐,這南國的天空就自動成為草原的天空。大雁凄清地叫,靜靜地飛,我聽得見翅膀整齊扇動的聲音,那是力量,是果敢,是友愛,是溫和。我的內心有個四季流轉的風物奏律,它們撲打得我沉默如石,淚水成花。

那個秋天的清晨,站在單位大門口等待著收包裹的我不會知道,我將接住一個此生唯一的信物。從前沒有,將來不會再有。如果命運不給我在那個時點里、一個人送給我信物,我這一生,作為一個對愛深情的女子,將活得潦倒、寂寞、無望。別的女子大約沒有信物也能活得健康、昂揚,而我不行。但是信物不是計劃來的,不是要求來的,命里的有無,無須求也無法求。

郵遞員的自行車輕巧地停到我面前,一個小小的紙盒遞過來。我低頭盯住,想,這是個什么?這上面的寄件地址是烏蘭察布。這能是什么呢?這樣小,這樣輕,而且是這樣陌生的地名。

只有烏蘭察布的蒙古族老銀匠,才能打一只無處不圓邊的寬闊銀鐲,并且手工刻上手寫體的我的名字。白銀熠熠,字體剛勁,草原上的風、火,蒙古族老銀匠的手,他的氣息,凝神,淬煉出一盅銀,小小榔頭輕輕敲,它誕生了。它一誕生,就是雋永的。

那天上午單位有個會議,我跑進會議室,在后排坐下,悄悄打開盒子,一只熠熠生輝的寬闊銀鐲出現在我眼前。內側刻著我的名字,我的手指撫上去,那一剎,我心中騰起于一片森林藍湖草原的上空,正大仙容,溫和喜悅,這人世和我的不甘苦痛,全都抹平了。

這是被愛和被完全認可,療愈了我半生的恣睢。而且是來自他。巴拉說,不要總想著努力,在我的心里,你的一切都是好的,已經很好了。

他秘密地做了這件事,找出來露出手腕的我的照片,發給銀匠,和銀匠反復商量究竟做多大尺寸合適。而我在那段打制銀鐲的小時光里對此也渾然不知,依舊緊張地茍活于人世。我卻又深知自己就是大雁,就是駿馬,即使茍活,也要奮飛。

信物不可以是黃金,它是貨幣,畢竟是世俗之物。信物不可以是奢侈品,那是工藝品,何談獨一無二、細膩柔情。信物不可以是鉆石,那是流俗之物。信物不可以是發光的寶石,那太過豪奢,反而掩蓋住了心里的柔軟和古樸的發愿。最好的信物就是銀,它溫和厚樸,柔韌淡光,與歲月同老。

小時候在家鄉總擔心哪一只大雁在來年回不來,在秋天的靜寂里我們心里含著傷情,為它們的艱難行旅,為它們的命運生來如此。而它們必得遵行,即使千里之路上不斷會有人類的戕害,但依然面容端莊,茍活奮飛。

就像靈魂從此被安全地保衛,我是一只不會掉隊也不會路遇兇險的大雁了。銀鐲戴上就沒有再取下來。它日漸和空氣、物件有了一身自然的擦痕,它終有一天會成為老銀,我的目光常常就落在它的身上。它真是功德無量,令我從此不緊張,終于放過、放下了什么,并且常常就對此世很滿意,如黃霑唱歌的聲音和黃霑作的那些詞曲。

巴拉這一生只訂制了一只銀鐲送給一個女子。我這一生只收到一個男子親手定制的愛的信物。我對這愛就此深信不疑。

我和長生天的關系,大抵就是二十年來潔白的大米撒向天空。

在草原上,我們的祖先和親人以馬奶酒敬天禮地,長生天無處不在,萬靈火熱的胸膛歡躍。

家兄說,馬奶酒從小銀碗里點在歡樂和睦的蒙古包,撒向廣袤的草原,也撒向安詳的羊圈、牛圈、馬棚、駱駝棚。有遠行的人,祖母對著遠行的路灑出馬奶酒,祈禱長生天護佑子孫平安順遂。

人們世世代代依偎著長生天溫熱起伏的胸膛,歇息,勞作,歇息。心靈有指望,信長生天無量慈悲;生命有盼望,長生天創造著草原的生生不息。

我從青年時代至今,都會給鳥兒投喂大米。北方的寒冬,生靈們活起來很艱難,我常常出門的時候用一個新疆文聯的舊牛皮紙信封裝上米,走到林蔭下掃過雪的僻靜地兒,把大米撒出去,麻雀一伙兒一伙兒地扇動翅膀斜飛下來吃。

后來到了南方,一年四季,我幾乎每天都撒大米,在沒有密封的陽臺上,夜里撒幾把出去,清晨和白天大喜鵲和小麻雀保準來吃個精光,鐵欄桿上留下一溜兒密密的白色鳥糞。我夜里做清潔,鳥糞很好擦,擦干凈后再撒上大米。我總怕一日不撒,鳥兒們清晨撲棱棱飛來四下啄一啄,會有多失望。

我對大米的感情很深,它們那么潔白,是救世的,把它們撒向空中,落到地上,就在那一瞬,我和長生天切實地倚靠在一起,彼此知心,我敬畏祂,祂憐愛我。

鳥兒們也吃我放在屋檐下給流浪貓的貓豆,它們的嘴和腳總是把貓豆弄得到處都是,這下可好,檐下不僅有白色、土黃色、青綠色的鳥糞,還有飛濺出來的豆。夜里我端一大盆清水沖洗檐下,我的心靈就和剛剛擦拭過的陽臺以及這沖洗得清亮的檐下一樣,秩序井然,干干凈凈。

我對大米的感情真是深啊。家兄寄給我吉林通化產的東北大米,我最近病了一個月,每天懨懨地起身,去灶臺上熬一鍋白米粥,它們那么潔白,暗暗的淡淡的香甜,我病的時候就覺得有這白米粥喝著,病總會好起來。果然,我很快就好起來了。

翅膀告訴我,在草原上,潔白的事物絕不可輕易浪費。比如牛奶、面粉、河水、星河、花朵、大米、心靈……有一次翅膀給我寄來馕,她囑咐我,千萬不要浪費,要保存好,全部吃掉。

我夜里餓的時候會蹲在冰箱前掰一塊油馕,配一點兒酥油,慢慢地吃下去。我覺得這些都是長生天贈予我的。

我的蒙古族男人巴拉,包括我的名字、我的信仰、我的人生,也是長生天的賜予。

死亡

我們第一次遇見的死亡是一只親愛的小山羊。這是我們的山羊。它大約半歲或是一歲,是一個哈薩克人家養的羊兒。這個哈薩克人家的女主人從清華大學畢業,下放到我們縣城來,第一站是手工業聯合社,和我們的父親成了同事。二十世紀八十年代初期調往烏魯木齊,后來成為自治區檢察院的領導。她家里有三個兒子,比我們三姐妹略大一些。

多年后,女主人回布爾津走訪故地、老屋、舊人——是的,她也是我們的老鄰居,我們都住在額爾齊斯河邊——她專門來我家坐了一會兒。那是1990年的暑假,我們的父母親笑盈盈的,大家都很歡樂,這是鄉里鄉親,不是世俗攀附。至今我不喜歡也拒絕攀附,因為我享受過人和人之間的親人般的尊重,并且不以地位權衡。

女主人在我家八仙桌旁小坐的那會兒,她沒有問起十年前的那只小山羊。這只小山羊在他們全家搬走后的初秋,被我們三姐妹親手埋葬在了額爾齊斯河邊的戈壁上。那里后來蓋了一排房子,是煤礦家屬院,然后雷雷和歡歡一家搬來了。我們的小山羊永遠沉睡在她家后院的那片大菜園里。她們不知道。

二十世紀八十年代初,小山羊無法跟隨原主人去遙遠的烏魯木齊,她就把它送給我們三姐妹。而我們一家把它當作了家庭成員,大人們從未說出“再養一些時候就殺了吃了”這樣的話,我們三姐妹就安心地與它一起生活。我清晰記得它每天送我們上學,到家門前的坡下,那時我上一年級了,姐姐上三年級。我們放學回來,它就站在坡上,遠遠地望著我們,看見是我們,必然飛跑起來。它的臉那樣溫柔純潔,總喜歡偎依著我們。它是白色的,身量不是很大,確實是一只小羊,但比一般的小羊又大一些。

原主人一家應該是春雪融化、大地解凍、春草生出的時候搬走的,整個鶯飛草長的時節,我們三姐妹花越來越多的時間在遼闊的東戈壁上徜徉,羊兒歡喜地與我們同行同止,東戈壁上的暖風吹拂著我們柔軟的頭發,我們微覷的雙眼。這是我們的盛世。

今天想來,小山羊作為我們的家人、朋友出現在我們的生命里,那一小段時光就是我們的高光,從前沒有,以后再也沒有那樣的純真了,是小山羊為我們奏響純真的最強音,讓我們三姐妹顯得最美麗。如果你懂得那個畫面,你必然會肯定地點點頭。

到處都是開紫花的苜蓿草,我們的后院有,戈壁有,河谷有,小山羊不愁吃喝,天氣暖和,它在星空下的院子里睡得香甜,沒有未來的殺戮,我們的父母親默許給這羊兒好的命運。我們去院角的廁所它也要跟上來,它的寸步不離簡直就是一只小貓,我們三姐妹的生命陡然振奮起來,沉浸在童話的昂揚里,我們一遍遍和羊兒共同迎向朝陽、注視夕陽,漫步河邊,登上大橋。

春天夏天,盛夏初秋,時光一滑就過去了,尤其是這美得無與倫比的時光。小山羊在我們上學去的一個白天自己在東戈壁上溜達,不知道吃了什么,回來就站不起來了。那是一個正午,我們從學?;貋?,看見父親和母親圍著羊兒忙碌,鄰旁的人也圍過來,母親抱住羊,父親端來一大碗清油,灌進羊的嘴里,他們說這樣羊就能把胃里的毒物嘔吐出來。

這是我們三姐妹第一次面對死,我們拿死一點兒辦法都沒有,我們抱住羊,渴望它嘔吐,但是它的眼睛越來越沒有神,它死在我們的懷中。

這是我們第一次為了死亡而失聲痛哭,不顧院子里圍了那么多人,我們三姐妹抱住羊的脖子和羊的身子。我們親愛的小伙伴,它走了,再也沒有一個小伙伴寸步不離地跟隨我們滿世界玩兒,也沒有一個小伙伴站在高高的坡上迎送我們了。我們的生命的光突然就暗了,這一暗是致命的,高光撤去,從此我們也是蕓蕓眾生中的一員了,只剩下一顆單薄的心。

父母親上班去了,院子一片狼藉,清油灑了一地,圍觀的人散去了。我們三姐妹決定帶我們的小羊兒去河谷旁的戈壁,那是我們的樂園,小羊兒就永遠地睡在那里吧,并且離我們多么近,簡直可以在夜色里靜靜地回家看我們。

我記得我們挖的坑并不是很深,我們那時候多么小啊,姐姐八歲,我六歲,妹妹三歲。我們抱來了很多初秋蕭瑟的野草覆蓋在羊兒的身上,我們用泥土覆蓋住它的身子,它回到了大地里。我們就像孤兒一樣站起身,哭泣和哽咽是沒完沒了的,到了夜里父親和母親都笑了起來,但也許他們的心里也是哭泣的。

后來我們知道好的感情就是和我們的小山羊這樣的,我們的一生都在尋找和復原這樣的情感關系,找到了就決不失去,我們失去不起。我們三姐妹雖然知道死亡冷酷、人世庸俗,但是愛,深愛,摯愛,眷愛,真的是有的。

【作者簡介:千忽蘭,作家,現居武漢。主要著作有《布爾津的懷抱》《草原之子》等?!?/span>

2022久久国产精品免费热麻豆|久久精品国产首页027007|欧美一尺长的吊VIDEOS|久久精品国产福利国产秒 女人国产香蕉久久精品 97在线中文字幕免费公开视频 女同人妻高级精油按摩 欧美猛男的大粗鳮巴囗交 亚洲乱码中文字幕综合234 国产顶级疯狂5P乱 亚洲人成电影网站悠悠久久久 欧美精品第1页WWW劲爆 久久人妻av中文字幕